“这本书虽然主题是机器人,但其中有不少令人惊艳的细节,其实在向人类和大自然致敬。”亚马逊上海人工智能研究院院长张铮说道。16日下午,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的伊恩·麦克尤恩新作《我这样的机器》新书发布会在朵云书院旗舰店举行,小说家、翻译家、科学家齐聚,共同为读者揭秘这本与众不同的科幻作品。

与大多科幻小说描绘未来不同,伊恩·麦克尤恩将《我这样的机器》故事线年的伦敦,但作者悄然改变了历史的发展进程:英国输掉了福克兰群岛之战,“人工智能之父”艾伦·图灵也并没有吃下含有氰化物的苹果身亡,而是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重大突破,并推出首批机器人产品——男合亚当和女合夏娃。主人公查理利斥巨款买了一台亚当,与女友米兰达计划共同编程为其赋予人性,却不料三人陷入了荒诞却真实的三角关系。

特殊的时间线引起了不少读者的好奇心,小说家、鲁迅文学家得主小白曾特意在英国的出版物搜索库中检索AI和机器人,发现两者在80年代出版物中高频出现。“80年代是麦克尤恩进入英国作家圈的时期,也是机器人的概念最初出现在他脑海的时间,带有作者强烈的个人印记,虽然这是一本科幻作品,但亦可理解为一本群体自传。”他在对谈中表示。而翻译家黄昱宁则提醒读者关注作者本身:“麦克尤恩个人对和历史有着浓厚的,时空错位的叙事暗含着其个人的观点”

“我认为最优秀的科幻小说写的并不是未来,写的就是当下。”麦克尤恩曾这样表述对科幻作品的理解,正如小说涉及的内容与时下人们关注的话题密切相关——人与机器人的关系、机器人的自我意识、人工智能发展的界限。“人工智能从90年始铺开,从搜索引擎到社交软件无不深入地影响了人们的生活,”张铮表示:“机器人到底有没有意识?麦克尤恩并没有直接回答,但机器人拒绝被关闭的一幕让一切昭然若揭。”

麦克尤恩将《我这样的机器》定义为一部“反弗兰肯斯坦”小说,即反对高科技是“罪魁祸首”,有时反而比人类更高尚,作者欲通过这个庞大的叙事机器剖析人类深不可测的内心。小说最后,亚当和夏娃们并没有站在人类的对立面构成威胁,却因为设置中模糊不清的道德标准分崩离析,进而选择自毁,查理也终于幡然醒悟:“它们不理解我们,因为我们不理解自己。如果我们自己都不理解我们的大脑,我们怎么能是他们的大脑,还指望它们能够与我们一起幸福呢?”

作者 admin